五年内50%以上生活垃圾将实现清洁焚烧处理

 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10-21 16:39:40
   在北京朝阳清洁焚烧中心,年内28米深的上生实现垃圾池内,大“钢爪”一把抓起10吨垃圾,活垃缓缓移动后,清洁机器臂精准定位在送料口上方,焚烧10吨垃圾被送进焚烧炉。处理焚烧炉内不低于850摄氏度,年内垃圾里的上生实现有机物和二噁英能够充分燃烧。

  像这样的活垃处理方式,未来5年将在全国遍地开花。清洁日前,焚烧住建部、处理国家发改委、年内国土部和环保部联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上生实现意见》,到2020年底,活垃全国城市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将占总处理能力的50%以上,全部达到清洁焚烧标准。

  高温焚烧比填埋更环保

  自深圳清水河垃圾焚烧厂1988年点火运行以来,我国垃圾焚烧处理已有近30年的历史。

 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垃圾处理的基本方式只有两种,即填埋和焚烧。在人口密集、经济发达、土地稀缺的城市,尤其是100万以上人口城市可选择垃圾焚烧处理方式。

  “我国城市每天生活垃圾清运量50余万吨。但目前全国用地紧张,垃圾已无处可埋。”住建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顾问总工白良成说。

  生活垃圾高温焚烧处理技术具有占地省、减量效果明显、余热可利用等特点,在欧美、日本等地区得到了广泛应用。

  截至2015年底,国内城市已建成运行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220座,焚烧处理能力为每日21.9万吨,约占总处理能力的38%。根据《意见》,到2020年底,全国城市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将占总处理能力的50%以上,且全部达到清洁焚烧标准。

  封闭运营“锁住”异味儿

  提起“焚烧”,不免让人皱眉头——偶尔闻到个烧塑料的味儿都那么难闻,这要是烧成分复杂的垃圾,会不会更臭、污染更大呢?

  在日均“吃”掉1800吨垃圾的朝阳清洁焚烧中心,厂房内外和普通街道上一样,闻不到一点儿怪味儿。厂房二层走廊和垃圾焚烧处理设备隔着厚厚的玻璃墙,自动化运行的车间管线密布,看不到任何作业人员。

  露天栈桥上,一辆辆垃圾车正在排队等候“卸货”,垃圾车和垃圾引桥都是封闭的,将异味儿紧紧“锁”在内部。中心5层的垃圾深坑里,上万吨垃圾堆成小山包,10台类似巨大吸尘器一样的变频风机在垃圾池上方形成负压,锁住了异味儿。

  在高温燃烧之后,焚烧炉的烟气还要过一道关——烟道中的活性炭喷射设备,对烟气中残留的重金属、二噁英进行吸附,最终实现绿色排放。经验证,焚烧中心的排放指标不仅优于本市标准,甚至超越了欧盟的排放标准。

  垃圾处理厂变身大公园

  在参观现场,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,焚烧炉“吃”进去的是脏臭的垃圾,“吐”出来的是宝贝。垃圾渗滤液净化后可以用于绿化浇灌,炉渣能做透水砖,飞灰回收则成为水泥原材料。

  垃圾焚烧厂的外观也有“绿色”指标。《意见》显示,焚烧设施控制区域分为核心区、防护区和缓冲区。其中,防护区为园林绿化等建设内容,占地面积按核心区周边不小于300米考虑。

  以地处高安屯的朝阳清洁焚烧中心为例,银杏金黄、枫叶火红、青松苍翠,初冬的落叶点缀着狭长的石子路,黄澄澄的柿子挂在枝头,红彤彤的海棠把树枝都压弯了。走在这个循环经济产业园内,感觉像是在逛郊野公园。

  作为获得过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的“绿色北京新八景”,朝阳循环经济产业园占地4636亩,其中有2772亩为绿化面积。

  园区还投入大量资金配套建设健身器械、宣传走廊等,向周边居民开放,让垃圾处理厂变成了一座与周边居民亲近的服务设施。